1、致中和五加皮酒

致中和酒,取自《中庸》的“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”。自清朝安徽药商朱仰懋集百家之长,设坊制酒,已经有二百多年的悠久酝酿史。

致中和五加皮酒,选用五加皮、当归、党参、地榆、山奈、砂仁、玉竹等29味名贵中药材,经特酿白酒浸泡后,添加糯米密酒、白糖、蜂蜜,采用独特的“九酝发酵,四度浸药”酿造工艺与千岛湖泉水精制而成,以其入口醇厚甘甜等特色被行内人士推崇为世界四大区域特色名酒、誉满海内外。

致中和酒的甘冽醇香,诠释了二百多年历史的悠久沉淀,更孕育出深厚灿烂的特色文化。东海龙王的五公主下凡助夫酿制五加皮仙酒的美丽传说,给致中和酒披上了“天上琼浆玉露”的梦幻色彩;不准上岸的新安江、富春江的九姓渔民为了摆脱风痹湿症的困扰,更将五加皮佳酿的神奇功效名扬四海。民间传说趣闻,固然有其虚构色彩,却透露出来的大众对致中和酒的喜爱之情。

但凡有酒,就缺少不了酒文化。自古以来,中国多少文人写下了品评鉴赏美酒佳酿的著述,留下了斗酒、写诗、作画、养生、宴会、饯行等佳话。致中和作为酒中奇葩,更是不在话下。“斗酒诗百篇”的“酒仙”李白,在痛饮数杯五加皮酒后,竟酩酊大醉,酣卧严陵滩上,留下“我携一樽酒,独上江渚石。自从天地开,更长几千尺。举杯向天笑,天回日西照。永愿坐此石,长垂严陵钓。寄谢山中人,可与尔同调”的诗句。现代著名小说家、散文家郁达夫在其散文中给予五加皮酒很高的评价,就连美国1915年时任副总统、美国前任总统西奥多·罗斯福也连连赞叹五加皮酒“wonderful”!

致中和,蕴涵着“中庸”文化,这是中国数千年儒家文化的精髓。中庸之道讲究折中调和,恰如致中和酒如细水长流、三百年酒香弥久散发,令人回味无穷。在致远、中正、和谐的中庸之道下,致中和的魅力在不经意间凸显。它集酒类之醇美与滋补品之保健于一体,饮之舒畅开怀,能吸收最自然的营养成份。

有诗为证:“色如榴花重,香比蕙兰浓,甘醇醉太白,益寿显神功”。

2、致中和五加皮的神话传说

⑴致中和酒,取自《中庸》的“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”。 迄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。此酒色如榴花重,香比蕙兰浓。小酌一杯,便有淡淡草药香味,酒感细腻丰富,口味极佳。

⑵传说新安江畔有个青年,名叫郅中和。为人厚道,并有一手祖传酿酒的手艺。一日,东海龙王的五公主佳婢下凡到到人间游玩,被一条凶恶的乌龙追赶遇险。幸遇青年郅中和,他将乌龙打死,救下公主。

⑶公主为报答救命之恩,主动提出嫁给郅中和。公主又摘下项链,掷向乌龙的尸体。嵌在乌龙身上的101颗珍珠,成了101个山塘水池,之后汇成了珍珠泉,那泉水甘洌异常,清可见底。

⑷夫妻俩利用乌龙山珍珠泉水与酿制,又加了一些药材,配合得十分协调。酿出的酒红里透黄,既甜又醇。酒问世后,酒香飘逸扑鼻,黎民百姓、达官贵人纷至沓来,争相品尝,赞不绝口。

⑸致中和和公主十分相爱,因此就以公主的名字为酒命名,称之为五佳婢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致中和与公主逐渐离开人间,去了龙宫隐居,成了快乐的神仙。但酒的配方却流传了下来。人们口口相传,逐渐由将致中和五佳婢,演化成谐音的致中和五加皮,一直流传至今。

3、致中和的建立

夫致中和五加皮者,古严州府之佳酿也,养气、益精,固本培元。世人传曰:龙宫公主为书生致中和所酿之。李时珍曰:“治一切风湿痿痹,壮筋骨填精髓”。

清乾隆二十八年(公元1763年),朱先生仰懋,徽之儒商。以中医理论为基石,集中国养生文化之大成,取国学之精粹,融汉方之精华,改配方,立酒坊于建德江畔,名曰致中和。

中庸曰: “喜怒哀乐之未发,谓之中;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

唯致远、中正、和谐,方能修身、齐家、治国平天下。是故:千年汉方酒,一品致中和。

4、致中和的地域文化

致中和传承的是浙江人的一种文化精神,是一种典型的江南文化情结,无论是其备受李时珍推崇的中医古方,还是其品牌的渊源国学,在很大程度上,都是地域性文化的延伸。孟浩然诗曰:移舟泊烟渚,日暮客愁新,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。以建德江水酿造的致中和,一直以来都有一种清雅淡然的韵味,他充分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天地人和的思想,也是千年来中国文人孜孜不倦追求的。所谓千古文人侠客梦,就连李白也曾在建德江畔饮五加皮而舞剑吟诗。所以对于喜欢江南山水的人来讲,致中和五加皮实在是一种微妙而怡人的事物,他已不单单是浙江人对健康养身而酿造的酒水,更多的是文人墨士们对自己和社会的一种态度。

如果单从江南文化来讲,也许多数人会觉得黄酒更适合,但作为人间天堂的杭州人看来,致中和才是唯一的。与黄酒秉承绍兴文化中的吴越风情相比,致中和传承的则是杭州作为南宋都城的一种大气和悠远,所以杭州人爱致中和,而致中和的境界也是杭州这座城市所独有的韵味。

5、李太白醉卧江渚石

相传唐开元丁卯中,李白游黄山,包揽奇山云海后,一路吟咏,乘舟沿新安江直下。船过严州,舍舟登岸,访隐士书找叔昭夷于山中。叔以当地美酒佳肴与李白对饮,李白见酒色如红玉,饮之醇厚而甘香;肴中有鱼,形似银鱼,市之细嫩而鲜美,赞不绝口。乃叩问主人赐酒此鱼出于何处?隐士告知;此酒乃当地百姓以上等粱黍,配以五加皮、玉竹、红花等药物酿制而成,有祛风湿、强筋解疲之健身功能,久服可以延年益寿,此鱼产于严陵滩,故名子陵鱼。冰柱频频举杯,畅饮终夕。次日,李白辞去,隐士赠李白酒数壶、鱼数斤。船至严陵滩,李白见两岸青山滴翠,周舟下江水清灵,江中有一渚石,即园且平,复起酒兴,随泊舟携酒登石,举杯独饮。数被下肚,益觉山色丽、江色秀、酒味美、鱼味佳,诗兴迸发,即于石上吟诗一首:“我携一樽酒,独上江祖石。自从天地开,更长几千尺。举杯向天笑,天回日西照。永愿坐此石,长垂严陵钓。寄谢山中人,可与尔同调。”吟罢,复痛饮,已而酩酊大醉,醉卧石上。